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www.877550.com > 第54章一代伟人毛泽东的逝世

第54章一代伟人毛泽东的逝世

时间:2019-06-05 10:18 来源:未知   点击:

  毛泽东虽然对作出了不正确的处理。但是,他对“保留党籍”的意见,也反映了毛泽东对的处理仍留有余地、甚至寄予某种希望的心态。

  求知的欲望和理论探索的使命感,使毛泽东的读书生活一刻也不停下来。从20世纪60年代起,因年龄大了,他不断让人把一些经典书籍印成大字本来读。1972年会见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毛泽东指着堆积在书房里的书说:“我有读不完的书。每天不读书就无法生活。”1975年,他眼睛不好,还专门请一位大学老师给他念书。逝世前,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但脑子清醒,仍然坚持看书。可确切知道的是,他当时看的是宋代笔记《容斋随笔》和刚刚编译出版的日本著作《三木武夫及其政见》。三木武夫当时正在竞选自民党总裁,看来毛泽东临终前很关注此事。毛泽东是1976年9月9日零时十分逝世的。根据病历记录,9月8日那天,他全身都插了管子,时而昏迷,时而清醒,清醒过来就看书、看文件,共十一次,用时两小时五十分钟。最后一次看文件是下午四时三十七分,七个多小时后便辞世了。这样的情形很感人,已经不仅是“活到老,读到老”,而是“读到死”了。

  2016年9月30日6时29分许,徐某某(女,南靖县人,61岁)驾驶电动车在芗城区319线国道前山自来水厂门口路段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徐某某当场死亡。现向广大群众征集线索,如有目击者或提供线索帮助公安机关直接破案的,我队将给予提供线索人一万元人民币奖励,并对提供线索人的信息进行保密。

  15日晚上22时50分,在西四环陇海立交桥北向南上桥口处附近,三辆警车闪着警灯停在北向南的快车道上。事故现场发生在距离上桥口处约20米处,地上摆放反光锥。事发现场西北角人行道上是一家原三王庄村去世村民家属搭建的灵棚和戏台。由于事发路段路灯没有亮,致使该路段附近十分黑暗,路人只能借助过往车辆车灯照明。

  唐山大地震时的毛泽东,他身边的工作人员是这样记述的:“7月28日唐山发生大地震。那天凌晨三点多,地震波及北京。主席在6月因心肌梗塞已经抢救了一次,到了7月,病情才稍稍平稳了些。他的卧室太小,医疗器材放不下,医护人员连转身的地方也没有,只好将主席的大床搬进书房里,也就是人们常看见主席会见客人的地方。地震发生后,主席的神志还很清楚,也知道发生了地震,但是他说不出话,只用手摆摆,大概想说不用惊慌。我们正在睡觉,震醒后,起身就往书房跑,当我们来到书房,看见主席躺在床上,就用了一个大被单,几个人拉住四角,罩在主席床铺的上面,防止掉东西下来砸着。天亮后,www493333com开马经医生同意,我们又将主席搬到旁边防震的房子里。很快,唐山地震灾情开始登在新华社的内参和各大报上,主席躺在床上一个字一个字地看。重病之后,他的耳朵也听不见了。以前先是眼睛看不见,我们念文件给他听,1975年夏天一只眼睛动了手术,戴上眼镜能看见字迹了,可是听力又减弱了。是主席看了报告后亲自圈阅并同意去灾区查看灾情,慰问灾民的。”

  8月份,中央三次特急电报,向有关领导通告毛泽东病危。8月28日,毛泽东的女儿李敏经中央常委同意,到病榻前看望她的父亲。毛泽东微睁双眼,看清了是自己的女儿,便紧握住李敏的手,闭目不语。到了9月2日,毛泽东病情更加沉重。9月8日,毛泽东进入弥留状态。

  从毛泽东病危到处于弥留状态这些情况,我们这一家人完全不知道。我们像全城的北京市民一样,每天忙于安排震后的居食问题。

  地震的当天,天降豪雨,我们搭的塑料布棚子塌了。白天,人还可以呆在走廊里,可到了晚上,全家十几口人都不能进屋,住在哪里啊?我们全体开动脑筋想办法。经过一番设计,我们在客厅里竖着摆了三排三屉桌,用三排桌子当间隔,上面搭上木床板。在床板下的木地板上,铺上褥子,再在褥子上面放上被子和枕头。嘿,这个地铺看上去还真不错,不但外观很好,而且完全符合抗震力学原理,十分安全。就是再有余震,掉下根房梁也砸不坏。我们接上电源,在地铺边上放了一个台灯,这样既可以照明又可以看书。我们还安排每天晚上轮流值班守夜,万一再有大震,可以及时报警。

  一个有组织有计划有安排的抗震生活,便正式开始了。到了晚上,全家人从院子回到屋里。大人小孩一个一个钻到桌板下面。最高兴的是孩子们,简直就像“过家家”一样,又叫又笑,兴奋之极。我们这些大人也都觉得不错,全家人一起睡在床板之下的地铺上,舒舒服服热热闹闹。但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我们安全、舒服、照明都考虑到了,却没有想到三屉桌太矮了,我们年轻人一钻就进去,毫无问题,但对于父亲母亲奶奶这样的老人,要进去可就困难了。特别是父亲,快七十二岁了,腰腿都不方便,钻进去和钻出来都挺费劲的。一时我们也想不出别的抗震办法,先这么凑合着吧。晚上,夜深了,一家人都钻进了“抗震棚”,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可能是白天干活儿干得太累,大家很快就都睡着了,有的还打起了呼噜。在一盏小台灯下,守夜的人一边听着外面的响动,一边看书。夜深沉寂,万籁无声。慌慌张张地忙乱了一天,没有想到,天摇地动之后,还会有这样的宁静。

  在地铺上住了三天,我们发现不行了。问题还是出在父亲身上。父亲患有老年性前列腺肥大,每晚都要上几次厕所。每次上厕所,从床板下出来,他都要低着头,弯下腰,屈着腿,十分费力。费点劲儿还好说,有时还会磕碰着头。我们看着父亲这样真是心疼,可是,谁也代替不了他呀。不行,还得再想办法。还是得住到屋子外面去。一开始,我们抬了几个木板床,简单地用支蚊帐的竹竿支着塑料布搭了个棚子。但这个塑料棚子实在是弱不禁风,一阵风来,就会吹飞塑料布或吹开个大口子,害得我们每天忙于修修补补。正好在这个时候,中办送来了两块搭盖大卡车用的军用苫布,这可派上了大用场。大家集思广益,主意越来越多,方法也越来越先进。经我们不断改造,一个新的抗震棚子搭好了。要说这个新棚子,还真挺不错的。几个木板床并排放着连成一片,四边都支上了木头桩子。中间立上一根粗粗的长木头,高高地支撑起帆布大苫布,当做顶棚。为了防雨,我们把塑料布在棚子四周一块块接好,严严实实地从顶挂到地,很有点风雨不侵、严阵以待的味道。我们再在床上挂上蚊帐,这下子连蚊蝇都不怕了。我们也是有点儿得寸进尺,最后不但把电灯支到了棚子里,还把电视机都搬了进来。到了晚上,全家人挤到这个大大的棚子里。父亲在灯下看书,妈妈和奶奶钻进蚊帐里扇着扇子聊天儿,眠眠和萌萌打打闹闹,而我们呢,有人看电视,有人则把麻将和扑克牌都拿了出来,摆在床上打。全家人住在这个大棚子下,不像在抗震,倒像在过儿童“夏令营”。当年“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指挥千军万马的营帐,大概也不过如此,起码,他总没有电视看。后来,中办又送来了一个军用帐篷,我们虽把帐篷支好,却没人进去住。大热的三伏天,太阳一晒,帐篷里足有四十度,又热又闷,比我们那又透风又热闹的大抗震棚子差多了。

图文阅读